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名人名企 >> 名人对话 >> 正文

陈光标:高调也是一种创新

发布时间:2014/8/13 11:14:04  来源:新京报  作者:   责任编辑:谢娜  返回首页
        7月3日,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,陈光标躺在自己的证书上留影。他的公司有一间荣誉室,里面收藏着两万多面锦旗、4100多本证书和三万多条哈达。
 
  躺在众多证书上,陈光标咧嘴笑,无数的荣誉架起他的身躯,让他很有满足感。
 
  照片里的证书对陈光标来说,是冰山一角。如果一一铺开,半个足球场恐怕盛不下。
 
  “荣誉”会给陈光标带来新的刺激,“萎靡不振时,我就会挨个地翻看证书,看着看着就有劲儿了。”
 
  二十多年前,谈恋爱不到两周的陈光标去见岳父,岳父见他高调,评价他“要么名垂千古,要么遗臭万年”。
 
  “我不会遗臭万年。”陈光标还记得,他回答时仰着头。
 
  一晃二十年,此时,面对一次次被质疑、嘲讽,陈光标若有所思,他喉管发出低沉的声音:我可能是这个时代的牺牲品。
 
  关于美国之行
 
  更在乎能改变西方人观念
 
  新京报:为什么要请美国流浪汉吃饭?
 
  陈光标:最近半年,我先后七次到美国调研。我看到一些流浪汉睡在桥洞底下,很可怜。还有的流浪汉在垃圾桶里捡东西吃……美国也有穷人,也需要帮助。
 
  新京报:然后就想请吃饭?
 
  陈光标:比尔·盖茨倡导中国富人要多帮助穷人,不要满世界去采购奢侈品。我认为他说得对。另外,美国等西方国家认为中国没有真正的慈善家,认为中国现在富起来的富豪们为富不仁,我想改变他们的观念。我了解到在美国就没有富豪请流浪汉吃过饭,也从来没有中国哪个富豪去请流浪汉吃过饭。我想做这个事儿。
 
  新京报:吃一顿饭就改变西方观念了?
 
  陈光标:至少会促进。我要让美国人知道,中国是有慈善家的。
 
  新京报:你当众发现金的方式,在美国遭遇抵触。
 
  陈光标:美国的救助站怕我发现金会引起骚乱,说假如你发了,会带来很大麻烦。
 
  新京报:高调宣扬自己……不少美国民众对你的慈善方式持质疑态度。
 
  陈光标:你做出任何一件事情让大家对你都说好是不可能的,一个人五个手指伸出来还有长短,牙和舌头还有摩擦的时候。
 
  新京报:国内一些网友称,你去美国请流浪汉吃饭,过程像一个跳梁小丑。
 
  陈光标:这小丑嘛,也可能是嫉妒心理。中国那么多穷人不帮,你去帮助美国人干吗。
 
  现场,我唱we are the world……地球一家人这是小丑?我唱的可能不怎么专业,但我用心唱了对吧,我不是小丑。
 
  关于去雷锋墓
 
  雷锋不是低调的人
 
  新京报:回国之后,你马不停蹄去雷锋墓前汇报成果?
 
  陈光标:对。拿了《纽约时报》,在雷锋墓前,告诉他,我在践行他的精神。把他的精神真正带到美国去了。我把雷锋照片也登到《纽约时报》去了。中国的雷锋也是世界雷锋。
 
  新京报:你还给雷锋磕了头?
 
  陈光标:对。我从小就以雷锋为榜样,14岁就放雷锋电影放了几十个村庄,没有雷锋的电影就没有陈光标的今天。别人说雷锋十几岁就手表啊皮装啊什么的,我听到特别气愤。很多企业家宁可给泥菩萨磕头,也没想着给70多岁的雷锋磕头。雷锋跟我父亲同年代出生,也算长辈,我给雷锋磕头,没有错。
 
  新京报:如果雷锋活着,你觉得听完你的汇报他会高兴吗?
 
  陈光标:肯定高兴啊。
 
  新京报:他万一是个低调的人呢?
 
  陈光标:雷锋不是低调的人。多少年前我就说过,雷锋做好事不留名,全都写在日记上。雷锋要低调他怎么写在日记上呢。他把他每天做好事写在日记上那是对的,那陈光标做好事他没有时间记日记,我通过一个个事件让媒体记,大家一搜索陈光标,好坏都出来了。
 
  不管好的评论或坏的评论,至少我做的是好事,我没做坏事。
 
  关于高调慈善
 
  百分之十的荣誉是我要来的
 
  新京报:高调做慈善,是你的习惯。
 
  陈光标:就像我父亲从小给我起的名一样,光,要正大光明,要在阳光下做;标,要做好的标杆。我从小做好事就高调,期待被表扬。
 
  新京报:堆钱墙,宣扬收购纽约时报,卖空气,发现金并与受助者合照……这也可能被认为是暴力慈善。
 
  陈光标:有学者说我是暴力慈善,我真金白银捐出去了,怎么叫暴力慈善呢。如果把一个人真金白银捐出去,你说是暴力慈善,那善和恶不就不分家了吗?什么叫暴力呢,我用暴力了吗,和我拍照后我将钱拿走了吗,拍照是我强制他们的吗……所以这个学者用词就不当。
 
  新京报:高调起来很开心?
 
  陈光标:低调慈善和高调慈善都是慈善,爱心都是相等的。所谓的我的高调慈善可能会刺激和影响更多人,你的低调慈善只能自己知道,帮助哪个哪个知道。那么我的高调慈善起到这个作用。
 
  很享受这种高调的慈善生活。主要是有精气神,我做了好事,心里面快乐。目前我所捐赠的款物累计已过21亿了,奖状、奖杯拿了4000多个,还有3万多条哈达,接近两万面锦旗……每个(奖状)后面都有一个故事。
 
  新京报:你很在乎每个锦旗和奖杯?
 
  陈光标:那肯定在乎啊,每每萎靡不振,不开心的时候,我就看看这些奖状,马上就有精气神了。
 
  新京报:有些荣誉证书是你主动索要的。
 
  陈光标:对呀,我帮助别人,我要一本证书,有错吗?如果不给我证书,我三年后忘记这事儿怎么办?你收了我的钱你该不该给我个证明。
 
  募捐中,百分之九十的荣誉都是主动给我的,百分之十是我要来的。
 
  新京报:这种提神方式与其他企业家不同。
 
  陈光标:就像一些企业家,他们喜欢收藏古董、字画、黄金,但这些对我来说都是身外之物。每个人爱好不同,我喜欢收藏荣誉。我认为这个古董字画黄金,后代全都可以给你消费掉,荣誉是永远消费不掉的。
 
  新京报:有没有可能有一天尝试学着低调起来?
 
  陈光标:没想过。但高调的人首先要自己清白,不清白也肯定高调不起来。从2003年开始,我做好事要高调召开媒体发布会,告知媒体捐了什么捐到哪里了。
 
  高调一定要经得起考验,不然你理亏,纪委、税务、工商等会查你。但我是不怕查,我高调我有底气,没有底气的企业家整天睡觉都睡不安稳,还怎么高调做慈善。
 
  新京报:还将一直高调下去?
 
  陈光标:肯定了,高调也是一种创新,我认为我没有错。但是我会记住一条,创新的落脚点不能危害国家利益,不能危害人民利益,高调虽然有争议,但一定会有正能量。
 
  新京报:高调如何传递正能量?
 
  陈光标:我不夸张地说,由于陈光标这多年来的高调,中国现在有一千亿的捐款,有百分之六七十是我无形带动出来的。不管社会信也罢,不信也罢,我敢拍胸脯说。
编辑:谢娜 来源:新京报